阿里大数据锁定假货团队:马桶边造出高档化妆品
文 / 电商在线 2017-04-21 15:50:05
近日,阿里巴巴打假特战队协助南京警方破获一起特大网络化妆品造假案,查获假冒成品4000余件,涉案存货价值600万左右,销售金额超过2000万。

“化妆品”在“三无”条件下进行存储和灌装.jpg


你能想象高价买来的LA MER(海蓝之谜)、JO MALONE(祖马龙)、CK、SK-Ⅱ等高档化妆品很可能是回收别人用过的瓶子,在马桶边上的垃圾桶里洗干净,再徒手灌装加封,最后自己盖个日期就到你手中了吗? 近日,阿里巴巴打假特战队协助南京警方破获一起特大网络化妆品造假案,抓获主要犯罪嫌疑人10名,目前逮捕4名,取保6名;查获假冒成品4000余件,涉案存货价值600万左右,销售金额超过2000万。

 

阿里小二“火眼金睛”揪出化妆品造假链 大数据提供线索


2016年10月,阿里巴巴一位“店小二”从网络上一夜间爆红的某名牌口红敏锐地嗅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气息,他追踪发现,有几家高端护肤品出货量极大的店铺正在通过各种渠道囤积正品化妆品、正品空瓶……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他马上内部转交了线索。随后,阿里巴巴专为打假而成立的特战队主动介入对高端化妆品假冒产业链的调查,不到一个月,特战队通过大数据的支持,发现该店铺有大量的货品通过网络流向南京市场。


出租房里简陋的灌装设备.jpg


2016年以来特战队积极与全国公安机关合作,利用其强大的数据资源和技术手段配合公安机关向全网制售假行为亮剑。南京市公安局食药环侦支队正是第一批与阿里巴巴达成战略合作协议的部门。针对这一情况,特战队立刻启动合作机制,进入战斗模式,向南京食药环侦支队推送该情报线索。


支队长付翔高度重视,意识到这是一起覆盖面广,线上线下交织的化妆品造假案。组织成立由支队、玄武分局、阿里平台治理专家组成的联合工作组,警方的实地摸排和阿里的线上大数据支持相结合,分别针对线上和线下开展工作。结果令人大为吃惊,这些大牌化妆品竟然全都来自一幢普通的居民楼里。


据查,这家网店于2015年开张,作案手法十分隐蔽而狡猾。他们不仅将进货、分装、仓储、销售各环节分散在全国6个地区,还囤积了大量正品小票,用以应对消费者投诉,并且自带众多“分号”,如果有店被阿里巴巴探知并处理,就用小号重整旗鼓。


经侦查,这两家名为“名批发”和“美国公馆”的网店实为同一个老板所开,主要销售LA MER(海蓝之谜)、JO MALONE(祖马龙)、CK、SK-Ⅱ、芙蕾丝等品牌高档化妆品,经检验均为假冒伪劣商品。更严重的是,很多买家低价购入,加价后通过各自的微信及实体店等方式分销出去,流向难以掌控。


玄武公安分局副局长宋建军指示要严厉打击造假贩假行为,具体指挥并前后抽调30余名精干警力,经过细致缜密侦查,掌握了犯罪嫌疑人的仓库、加工点及住所,专人对接确保全线收网。

 

“高档化妆品”藏身民宅 马桶边清洗瓶罐徒手灌装


2016年12月29日,南京警方在厦门抓获犯罪嫌疑人谢氏兄妹二人以及外聘工作人员蒋某。捣毁制售假窝点、仓库4个,制假设备6套,现场查获成品4000余件,价值600万元左右,另有大量包装材料、膏体、液体等半成品。


据犯罪嫌疑人供述,“我们专做高档化妆品,有的人嫌价格贵,没在专柜买过真品,用了也无从对比真假。一套售价几千元的LA MER,成本才几十块,但是因为价格比专柜低很多,还是很有市场的。”


警方在犯罪嫌疑人用来存放、制造化妆品的出租屋里发现,这里完全不具备任何无尘无菌操作条件,待灌瓶体随意敞开放置,存放液体、膏体的容器和机器放在桌上,货物架上、地上满满地堆放着成箱的包装盒、空瓶罐和买来的半成品,罐装好的面霜、乳液、香水、眼霜等,就散落在地上等待盖上日期就打包对外销售。


市局食药环侦支队食药大队大队长司徒有明说道,嫌疑人使用的瓶罐一部分是造假而来,一部分是回收的正品瓶罐,“令人发指的是,他们就把回收瓶罐浸泡在卫生间马桶边上的垃圾桶里,用手把剩余膏体抠抠就直接去灌装他们的‘产品’了”。


一个小小的网店,涉案金额如此之大必然有成熟的产业链,2017年1至3月期间,在市公安局食药环侦支队长付翔的组织领导下,警方顺藤摸瓜,分别在浙江金华、上海、江苏丹阳抓获了多家生产制作包材和半成品膏体液体的供货商。经统计,销售金额超过2000万,目前涉案人员已被控制。


大量囤积的包装盒背后是巨大的发货量.jpg

 

为售假反复试验检测  相似度最高能达95%


很多消费者会奇怪,该网店2015年开店至今怎么才有人发现是假货呢?从包装、气味、质地、亲服感受和改善效果,判断不出来真假吗?


南京市公安局玄武分局食药环侦查大队大队长高源向记者介绍,外包装伪造难度不高,瓶罐可以回收正品,但是里面的“内容”,这伙人可是下了大功夫的!为了完美售假,他们请中、小型日化生产企业按需调试,再一家家比对,把最像正品的样品和购来的正品一起送到检测公司做检测,保证他们的产品在化学成分、粘稠度、香气、上脸感受等方面能最高级别仿真,最高相似度能达到95%。“但是假的就是假的,不可能永远以假乱真,更何况制作环境那么差,很多人使用后出现不良反应。”


在这个全民网购的时代,要对付“魔高一丈”的造假者,更要借助技术的力量。去年10月底,阿里巴巴集团专门派人赴公安部治安管理局举办的全国打假工作培训班座谈会,为全国干警讲解“大数据下的食药安全”。会后,南京市局食药环侦支队第一个前往阿里巴巴“取经”,表达更深入合作的意愿。据南京市公安局食药环侦支队长付翔介绍,今年该市食药环侦部门建立打击食品药品犯罪向互联网拓展机制,加强与阿里巴巴深度合作,互通信息,共同打击利用互联网进行食品药品违法犯罪行为。本案就是一起警企合作的典范。


阿里巴巴打假特战队专家提醒,发现假货应及时向电商交易平台投诉或报警,也呼吁全社会一起“像治理酒驾一样治理假货”,打造社会共治的打假生态。


仿照正品制造的大量容器和包装盒.jpg



收藏:

大数据 打假 化妆品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每周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