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是城里人的专利,县域电商同样需要注入网红经济
文 / 万禺 2016-12-22 17:15:15
网红的出现,颠覆了受众接收信息的习惯,而随着网红经济的日渐成熟,它也在打通全产业链方面起到了愈加重要的作用。在县域电商逐步兴起的当下,网红经济势必会成为其快速发展的一剂催化剂。

2016年可以说是网红经济的爆发元年,PaPi酱、艾克里里、张大奕、雪梨……各类或依托自身好衣品或倚靠高颜值和搞怪逗趣性格走红互联网的红人们,在这一年你方唱罢我登场,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创造着新媒体经济的奇迹。


网红的出现,颠覆了受众接收信息的习惯,而随着网红经济的日渐成熟,它也在打通全产业链方面起到了愈加重要的作用。今年各大电商平台纷纷推出的“红人经济”,其实就是对于网红经济推动全产业链发展的一种充分证明。


在当今的新媒体时代,大家可能会觉得网红只能是出现在城市里的产物。但是,当流量纷纷涌入城市网红店铺的当下,人们是否也会思考,除了城市外,处于电商产业发展阶段中的县域,是否也需要打造属于自己的网红?


网红经济”给县域电商注入发展新生机


今年11月初,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布了《关于促进电商精准扶贫的指导意见》,明确了“进一步创新扶贫开发体制机制,将电商扶贫纳入脱贫攻坚总体部署和工作体系”的工作要求。这对于县域电商来说可谓是一大利好。长期以来,由于城乡二元结构导致城乡资源的不均,县域经济一直处于“边缘化”的尴尬位置,并且在技术、模式以及潮流上不能与城市同步。不过,近些年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全面到来,县域经济正在倚靠电商焕发着蓬勃生机。


县域电商除了利用常规普通的图文结合的内容营销模式发展外,时下盛行的网红是否也可以助攻县域电商经济上扬呢?以年轻、面容姣好形象示人的网红们,是否不单可以卖来自城里的潮流物品,也能够通过自身的达人身份和强大的粉丝影响力助推县域农特土产上行呢?


粘贴图片.png


对此,共青团陕西省委农工部部长魏延安表示了肯定。


“农产品电商天然存在着标准化不足、快递物流体系不发达、包装营销落后的问题。”在魏延安看来,如果单纯按照工业品的方式方法去销售县域农产品,不仅显示不出当地农产品的特性和差异,而且和同类产品相比,由于价格优势的不明显,竞争也会很激烈。而县域网红的出现在一定程度上用人格化弥补了农产品标准化不足和安全信任的问题。


“网红利用时下的直播,以现身说法的方式拉近了与粉丝的距离。而网红的粉丝因为对网红本身的信任,爱屋及乌,也会对网红所代言的农特产品形成信任感。”魏延安认为,网红的出现,对于县域电商的农产品营销模式进行了创新,网红对以直播为代表的网络工具的熟练应用也让县域农产品的真实信息、品牌形象得到了有效传播。与过去单一普通的图文、视频广告相比,与消费者互动更强的网红,能更好地提升县域农产品的宣传效果,此外,也能够带动农产品在电商平台上的传播与销售。

 

体验式直播告诉消费者想了解的“那些事”


县域网红的出现不单能够有效助推县域电商的发展,长足带动县域农特产品的上行,在淘宝直播小二古默看来,消费者对县域网红的需求目前也呈现爆发式的增长。


“农产品是消费者的刚需,不过和常见的美妆、母婴等类目相比,涉及县域农产品的网红现在确实还比较少。”古默认为,和电视上传统的、略显僵化的美食节目相比,网红深入农产品原产地的直播不仅形式更为新颖,能够吸引更多网友观看并加深农产品原产地在消费者心中的印象,也能起到普及相关知识的作用。


古默以今年10月中旬在山东栖霞召开的淘宝网第二届栖霞苹果网货节为例,参加网货节的栖霞当地苹果网商们通过淘宝直播、以主播第一视角现场直播的方式推广苹果,3小时即吸引成交1300单,成交金额达65000元,访客流量最高时达到了11万人次。


20161017101414806.png


“当时直播这场活动的网红就是本地人,从小就对本地苹果十分了解。她到栖霞的苹果园做直播时,网友提问不知道怎么挑选好苹果时,她就从苹果的外观颜色、果径、条纹分布上给网友们进行了详细讲解。”古默表示,网红在做直播的过程中,通过与苹果园果农的互动,可以让消费者们更全面地了解产品知识。


“比如,消费者买到的到底是打蜡的苹果还是结着甜霜的苹果?中国几大苹果主产区生产的苹果究竟有何不同?应该怎样分辨出自己购买的苹果到底是不是正宗的?通过网红直播原产地农产的方式,这些问题都会在第一时间得以解决。”


古默认为,消费者对于农特产品的天然需求也正进一步催生了县域网红这一职业的产生。“不仅对消费者,对于县域本身来说,县域网红的缺口现在仍然巨大。”

 

本土网红、转行网红同样有发展空间


县域电商对于县域网红的实际需求以及消费者对农产品原产地的关注也催生了一部分县域网红的诞生。不过,和城市网红相比,县域网红因所从事类目的特殊性,身份也天然地分为了两种——自发生长的县域本土网红以及从其他类目转型的县域网红。


淘宝大学讲师计璐认为,县域本土生长的网红对于县域本地的农特土产有天然的认可,“可能像美妆类或者穿搭类的网红对于所代言的产品,就不会像本土网红那样具有强烈的品牌认可度。”


计璐觉得,在全国各大县域大力推进“一村一品、一县一业”产业发展格局的当下,县域本土网红的优势很容易凸显出来。


feea39061d950a7b9826050f0bd162d9f0d3c9c9.jpg


“这类网红对于自己生长的地方是很有感情的,另外,因为他们是土生土长的当地人,对于产品的栽培、收获过程以及对产品特性的了解都会十分全面,能够挖掘出产品本身最大亮点。像陕西的土豆姐姐冯小燕,她在参加央视的星光大道节目成名后,代言家乡土豆,就把原本烂在地里的土豆用网红营销的方式卖出了好价钱。”


而和这类县域自发生长的网红相比,那些从其他类目转战县域方向的网红,或多或少缺乏量上述技能。“不过这类网红的长处是他们的表现力更强,也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方式来吸引网友观看。”古默认为,这类转型的网红因为之前积累了较为丰富的素材且本身有着较为成熟的直播经验,在向消费者介绍县域农产品时,他们更了解消费者的消费心理,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形式更容易地和他们互动,进而吸引购买。


“不过,光有技巧还是远远不够的。”在古默看来,这类网红对于县域农特产品的相关专业知识需要通过自身学习去弥补。“比如网红到五常大米的原产地介绍时,就要从大米生长的环境着手,告诉大家五常大米品质好的原因是与当地的水质、土壤等自然条件有关的。这要求网红自身对所代言的产品有较强了解。”


计璐认为,虽然转型县域方向的网红并不一定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但是在直播产品时,可以从旅游者的角度来向消费者客观地描述县域产品。


而对于县域本土网红的培养路径,古默了解到,如今一些职业院校也有开设培育美妆、穿搭类目网红的课程,“县域政府和商家也可以和当地学校合作,开设一些更针对于当地产业情况的网红孵化课程。这不仅能够有效解决当地青年的就业问题,对于县域电商的发展同样能够起到推进作用。”


文 / 记者 万禺


编辑 / 俞菁



收藏:

县域电商 网红 淘宝直播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每周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