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之痒的淘宝村,如何用打假之名来突围
文 / 李昊泽 2017-04-12 11:10:32
“我现在最头疼的是店铺的产品不能出新品,因为一旦出来就会被抄袭,然后打价格战。”山寨、假货问题困扰了无数创业者,谢春明表示,淘宝村一样需要打假,并且要持续下去。

2017年4月24日,由联合国举办的第三届电子商务周在瑞士日内瓦举行。马云带着一本报告和两位农民(贾培晓与孙寒),向全世界展示了中国农民群体利用互联网改变自身命运的奇迹。

孙寒和贾培晓的案例背后,正是以淘宝村为代表的中国农村电子商务在蓬勃发展。


公开数据显示,从2009年的3个,到2016年的1311个,裂变式增长的淘宝村经历了萌芽、生长、大规模复制等几个阶段。以其发展状况来看,从初始的草根创业到电商服务体系化,从单兵作战到带动规模化的就业机会,淘宝村的成长已成地方发展的重要一级。


但同质化严重,创新力不足……七年之痒的淘宝村不可避免地遇到了发展瓶颈。


“阿里现在进行的打假,我非常支持,淘宝村也同样需要进行打假。”江苏沭阳县电商从业者谢春明对《电商参考》记者说道。 


360截图20170509103216797.jpg


裂变的淘宝村,已成地方增长重要一级     


从早期浙江、广东出现个别案例到如今遍地开花,淘宝村经历了产品升级、网商企业化、电商服务体系化、发展模式多元化的过程,这当中孵化出许多草根创业者,提供了规模化的就业机会,甚至对部分地区实现了电商扶贫,创造了巨大的社会价值。


透视其发展模式,从初期以网络零售为主,到现阶段呈现多元化发展态势,涌现出网络零售、网络批发、跨境电商、乡村旅游等多样模式。


伴随着淘宝村的发展,网商也得到了阶段性的提升。通过分析消费需求、加强自主设计、寻找伙伴联合研发、采用新设备和新工艺等,提升产品品质和推动产品创新,新产品层出不穷。


作为全国第一批淘宝村,山东省博兴县湾头村就是一个产业促成一个淘宝村集群的代表。它依托草柳编、老粗布、木制家具、厨具设备四大特色产业,结合电商渠道,走出了一条互联网销售之路,从而带动了整个产业链的发展,同时政府及时介入,通过政策、资源整合对接等手段,引领、协调行业的健康快速发展。


根据阿里研究院对外披露的数据来看,据不完全统计,在过去的一年间(2015年9月至2016年8月),超过120种淘宝村新兴商品销售额快速增长、突破100万元,个别甚至突破1000万元,比如电动平衡车、文房四宝、拉丁舞套装、定制壁画、调奶器等。


并且随着经营规模扩大,淘宝村部分网商往企业化方向发展,注册公司和商标,重视团队、品牌和客户服务。


位于浙江义乌的青岩刘村是淘宝村的典型。《电商参考》记者了解到,青岩刘村现有居民1700多人,但从事电商行业的人口超过1万余人。来自全国各地的年轻人聚集在这里,经营着2800多家网店,年成交额达数十亿元。这个被誉为“中国网店第一村”的地方,已不再是传统印象中农村模样:走在创业大街上,两旁是各种与电商有关的门店,孵化中心、创业咖啡馆、体验馆……年轻人走进走出,交谈的关键词总是三句话离不开“电商”“创业”“互联网”。


浓厚的创业氛围直接体现在了拉动就业上。数据显示,淘宝村平均每新增1个活跃网店,可创造约2.8个直接就业机会。按此估算,截至2016年8月底,全国淘宝村活跃网店直接创造的就业机会超过84万个,全国淘宝村活跃网店超过30万个,电子商务已经成为草根创业的重要方向。


此外,淘宝村在消除贫困方面的价值越发显著。在全国国家级贫困县滋生出的淘宝村数量,由2016年的10个增至今年的18个,其中平乡10个、曲阳和镇平各2个、安图、鹤庆、南康和郧西各1个。一大批网商通过电商创业,增加收入,摆脱贫困。


“在未来5年里,我们通过‘互联网+’可以促进农业转型升级、促进增收致富、推动农村社会转型、推动农村改革创新。”国家农业部农村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宋洪远曾表示,互联网+”可以助推农民增收,大数据手段的应用能更准确找出扶贫对象,实现精准扶贫。


遭遇假货低价冲击,如何用打假之名来突围


当下,狂飙突进的淘宝村在经历大规模形式的复制与扩张后,也不得不面临七年之痒的尴尬。同质化严重、质量标准认证难、人才匮乏、供应链体系不成熟,淘宝村已经到了转型升级的的“十字路口”。


山东省博兴县湾头村的团支书安宝忠对此颇有感受,当地草柳编具有天然优势,相对于其他产品,竞争者少,加之早早引入电商助力,带来了产业的兴盛。但表面兴盛的产业发展之下也存在着一些问题。


除了产品升级、人才问题这些普遍存在的问题,被马云带去联合国、湾头淘宝村的带头人贾培晓认为,从活动营销的角度来说,大部分的淘宝村网商很难有资质去申请平台的坑位资源。“农人之所以能把产品做起来,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农产品原生态的特性。”


在贾培晓看来,除日常平销外,还要提高淘宝村产品的曝光率。“淘宝村有些很好的东西,但你不说别人就不知道,所以做活动有流量能提高曝光,从而提高销量。”


而就产品自身而言,不创新就意味着被淘汰。贾培晓表示,目前大部分淘宝村的产品一直沿用之前的产品,也没有进行过创新,所以很多淘宝村的天猫店不多,更多的是C店,而且在熟人社会的农村,产权保护意识低,农民没有概念,“你店铺的东西很好,拿来就卖了。


对此,浙江省桐庐县陇西村的村淘服务站的王明强感受很深:“有时候帮村民卖鸡蛋、大米等农产品时因没有认证遭到消费者投诉。而且农货就那么几种,同质化多,竞争就更大了。”王明强坦言,店铺在数量上的增多对于淘宝村的发展并不一定是好事。


清华大学社科学院教授刘鹰也认为,淘宝村不应该为卖东西而卖东西,如果一味地打价格战,不求创新,不可能建立起一个良好的淘宝村生态体系。


“当我们推出一款新盆景时,网上马上就会有人模仿,价格压得很低。”谢春明是江苏沭阳颜集镇的网商,从2008年就开始做电商,全国第一批淘宝镇的光环让他们收获不少,但近些年网上越来越多的山寨沭阳花木让谢春明们苦笑不得,“有些网店甚至出现被盗图和盗网店名的情况。”为此,商家们陆续注册了自己的商标,并在图片上打上水印。政府也主动出击,成立了专门的团队长期开展专项整治活动,严厉打击线上的假冒伪劣现象,维护本县的区域品牌。


“我现在最头疼的是店铺的产品不能出新品,因为一旦出来就会被抄袭,然后打价格战。”山寨、假货问题困扰了无数创业者,谢春明表示,淘宝村一样需要打假,并且要持续下去。


“只有打响品牌,别人才不敢肆无忌惮地抄袭。当然品牌需要品质的支撑,品质的塑造需要统一行业标准,在此基础上,再进行产品创新。”贾培晓希望,阿里、苏宁等第三方平台在帮助卖货的同时,能否提供一些数据支持。“目前,很多的平台数据是看不到的,譬如用户在搜集的时候,搜集什么东西、喜欢什么东西,周边产品又有哪些?”通过对用户需求的数据分析进而对产品进行调整与升级,这是网商所需要的。


除此之外,对于手工类产品,技艺传承的难题也在考验着这个产业的发展潜力与远景,老一辈的手艺人在慢慢逝去,新一代的年轻人却不愿从事这样一项单调、费力、来钱慢的工作。博兴县湾头村60多岁的老艺人贾流永痛心地认为,现在村里人做的大多是普通的流通款,高级技艺随着村里一些老艺人的去世,已部分失传了。


从淘宝村的网商诉求来看,平台与政府应该更好的规范服务商的市场,“村里的服务商都是欠专业的,在县城里面也没有正规的服务商,这需要去不断去规范。”对此,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阿里乡村事业部总经理孙利军表示,农村要提高对年轻人的吸引力,就需要提升创业环境,包括基础设施、金融环境、物流环境等,有了这些基础设施,相信未来会有更多的年轻人回来。而这,正是阿里、苏宁等巨头努力的方向。


编辑丨斯问



收藏:

淘宝村 打假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每周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