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假黑科技:阿里巴巴大数据模型动态狙击“变异”假壮阳药
文 / 电商在线 2017-12-14 12:40:07
技术不断突破人们的想象,如今一堵无形的墙正屹立在售假者面前。

技术不断突破人们的想象,如今一堵无形的墙正屹立在售假者面前。


2017年12月4日,在网上售卖假壮阳的湖南女子延某某同伙,就被这堵墙挡在了阿里巴巴平台之外。

为牟暴利,2017年6月,延某某在网上售卖假壮阳药,阿里将线索输送给警方后,南山分局治安科民警联合该分局沙河派出所民警对这个售假团伙进行了查处。被查处半年后,延某某的同伙又企图网上售假,结果迅速被阿里打假黑科技拦截,商品还没上传成功就被干掉。


假货源头在线下,每天,类似延某某同伙一样想溜进电商平台的售假者不少,电商平台与售假者的暗战每时每刻都在进行,而对攻防起到关键作用的,就是阿里的打假大数据模型。

 

假药“十几种名贵药材”多是淀粉

 

2016年初,在网上经营汽车配件生意的延某某和吴某某等人,看别人卖假壮阳药来钱快,决定效仿。通过社交软件,延某某从河南上家以每盒数元的价格购进假冒壮阳药,之后按几十元的价格在网上销售。

 

image.png

延某某售卖假壮阳所用的宣传图片

 

据办案民警介绍,这些号称“采用美国传统秘方之精华、有高山羊鞭、龟板等十余种名贵动植物药材”的假壮阳药,均由国家命令禁止非法添加的“西地那非”掺加淀粉混合制成。据延某某交代,有消费者反应服用后出现“拉肚子”等不良反应,但他并未停售。

 

2017年6月6日,在阿里巴巴打假特战队协助下,深圳南山分局治安科民警组织该分局沙河派出所民警,对延某某等人在深圳龙岗区的销售窝点进行了查处。延某某、吴某某、刘某等五名主要嫌犯被依法刑事拘留,现已由南山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

 

面对警方询问,延某某等人承认在网上销售“有毒有害”假壮阳药的犯罪事实。侦办此案的民警刘警官介绍,按照目前法规,延某某等人将面临至少2年刑期。

 

就此案,深圳南山分局沙河所民警表示,对于销售“有毒有害”食品、药品的商家,警方一直持严厉打击态度,但目前售假者呈现组织化、公司化的特点,隐蔽性强,警方欢迎像阿里巴巴这样的企业与警方联手打假。

 

“动态”打假模型阻断数千“变异”假壮阳药

 

延某某等人被抓获后,今年12月4日,他们的同伙又企图网上售假,结果被阿里巴巴打假大数据模型迅速拦截。

 

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高级技术专家江洋介绍,为能识别出售假者,阿里巴巴建立了一套大数据假货识别和拦截系统,“该系统最大的特点是动态的,利用机器学习技术,以及长期积累的结构化信息能力,阿里巴巴时刻都在调整打假模型的算法以及信息维度,以应对不断变化的外部售假环境。”

 

江洋介绍,售假者一直在想尽办法躲避平台监管,商品名称、商标等信息经常变异,这给平台的监管一度带来难题。

 

江洋举例,就拿假冒壮阳药来说,仅平台拦截的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认定的假壮阳药就有上百种,这些假药演变出的各种名称、短语更是多达数千个,江洋介绍,阿里的打假模型通常都是实时关联数百、上千个维度信息,以识别商品和售假者并进行拦截。

 

江洋坦言,虽然,阿里的打假科技已成为领先全球的售假风控系统,但要彻底解决假货问题,还须从根源上打掉假货源头,并让制售假者付出更大的违法成本,“技术可以解决部分问题,但大多数时候制售假者没有得到应有的惩罚。

 

他举例,2016年全年,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通过平台治理大数据模型体系主动防控、权利人举报、消费者投诉、神秘抽检等方式,阿里巴巴筛查认定4495条线索;执法机关接收1184条;公安机关能够依据现行法规进行刑事打击的只有469例,只占十分之一;截至目前有刑事判决结果的仅33例,近80%还判了缓刑。

 

image.png

2017年2月阿里巴巴集团发表公开信呼吁对制假售假者加重刑罚

 

例如东部某省一个销售假冒品牌女性内衣案件,法院认定其涉案金额达200多万元,属情节特别严重,判决结果为判3缓4。最终受到实刑处罚的犯罪分子少之又少。

 

 “只有不断提高制售假者成本,像治理酒驾一样打假,让售假者疼,才能治理好假货问题。对此,阿里巴巴是倡导者,更是积极践行者。”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知识产权保护总监叶智飞介绍,仅2017年前8个月,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便协助公安执法部门查处假货案件600余起,抓捕犯罪嫌疑人上千名。而为让制售假者付出更高违法成本,从2017年1月起阿里启动“追杀三千里”项目,希望通过运用民事诉讼手段“追杀”售假者,提高售假成本。

 

据阿里高级法律专家张译文介绍,不到一年的时间,阿里已连告5家售假店铺,目前两起已一审宣判,均以阿里胜诉收局。


收藏:

阿里巴巴 打假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每周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