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知直播赚钱凶,谁还进城去打工?农产品电商掀起直播新玩法
文 / 李昊泽 2017-08-10 10:08:16
2016年到2017年,如果说有什么比“网红”更火的,那恐怕要属“直播”了。如今,不仅化妆、娱乐、表演可以直播,吃饭、睡觉也可以直播;不仅高颜值网红可以直播,就连农民也用起了直播,当起了村红。

640 (3).jpg


“花椒播得早,庄稼卖的好。”“早知花椒赚钱凶,谁还进城去打工。”最近,花椒直播在农村的刷墙引燃了部分人的朋友圈,押韵、直白、露骨的表达方式直言不讳的表达了刷墙的目地。


翻翻以往与直播相关的事件,不难发现,直播并不是城里人的专属物,村里人也玩得很溜。淘宝直播打造了不少助力农产品上行的经典案例,部分县域一把手更是亲自上阵做起了直播。当然,直播只是一种方式,直播的背后是县域及农户想借助这一新兴的玩法,带动当地的农产品上行及区域品牌的打造。


靠直播卖货?他们玩转内容营销助力农产品上行


有人靠直播打发时间,有人靠直播玩社交,然而有这样一群人盯上了直播,用直播把家乡里土生土长的农产品卖了出去。这样做有多大的效果?去年年底,淘宝直播联合湖南卫视共同推出的直播节目《镇店之宝》给出了答案。


640 (2).jpg



“农村市场广阔,并且智能手机和网络在农村中也已经得到普及,花椒直播去农村刷墙是在进行渠道下沉,吸引更多人看播。”花椒直播平台相关负责人对《电商参考》记者表示,除了进一步打开农村市场以外,花椒也希望为农民带来更好自我展示与社交的平台,让农民能够享受互联网与直播发展下的福利,通过直播展示土特农产品,获得实际的收益。


山东省汶上县的邵阳阳在大学毕业后决定自主创业,经过实地考察发现孔家楼村有很多独具特色的农产品,但却苦于销售渠道相对比较单一。于是邵阳阳便开始在花椒直播平台直播卖特产,短短十几天就卖出了600多个特产花糕,光定金就收了两万多块,也因此吸引到580万的投资创建工厂。正因为这些出色成绩,邵阳阳后被特聘为山东省汶上县孔家楼村村长,主要负责经济发展。


家住湖北钟祥市罗集镇罗汉寺的杜海威,则对直播电商有着另一种新奇的操作方式。他在花椒直播平台发明了直播“定制化种菜”,把自家的菜地分割成多个1.3m*1.8m的小单元。网友可通过打赏的形式租赁耕地,并指定耕地上可种植的应季作物,租赁耕地的观众须定期通过打赏小礼物的形式让主播浇水、施肥、除草等,等农作物成熟,主播会把作物快递到网友家里。这种直播版“开心农场”的形式大受网友们喜爱,在开展不到一周的时间里,杜海威净收入3万元。


投入少,见效快,直播打通农产品销售通路


“放下锄头,拿起鼠标”已经成为不少中国农民的致富新选择。不管是请网红在摄影棚内直播,或者由素人草根到现场体验式直播,还是由县域政府代表或农户自己操刀,他们都是用了时下最流行的内容营销对农产品进行推广和销售。直播兴起所带来的便利也让其多了一种与用户互动的渠道,有效地破解了以往信息不对称的局面。


做农产品,最重要也最难的就是销售。通过直播,让更多消费者了解生态农产品,并愿意花钱购买,确实是一种值得推广的销售模式。好产品也需要有好的推销方式,“酒香不怕巷子深”的观念如今有些过时。


640.jpg


淘宝视频直播运营小二古默指出,消费者对农产品电商的主播颜值和专业性要求并不是特别高。因为农产品本身是非标品,和美妆、母婴、服饰等品类的产品相比,它没有一个确定的量化标准。因此,对于农产品来说,在线直播是一个产品增值与提升信任的过程。大多数消费者对于农产品的源头环节是很感兴趣的。古默认为,在食品安全问题频发的当下,原产地直播是农产品电商先发性取得发展产业的先机。


共青团陕西省委农工部部长、《电商参考》专栏作家魏延安也认为,邀请网红对农产品进行直播,在一定程度上用人格化弥补了农产品标准化不足和安全信任的问题。尤其网红也采取了直播、现身说法的方式,拉近了网红粉丝与粉丝之间的距离,网红用粉丝对其的信任代替了对产品的信任,即爱屋及乌。网红的出现对农产品的营销模式也进行了创新,网红对网络工具的应用让农产品的真实信息、品牌形象也得到了有效的传播。与过去相比,宣传效果也有所提升。


不过,网红与直播只是打造品牌农业的一小步,绝不是终极目标。如何把网红带来的流量进行沉淀,转移成为对品牌的价值认同才是终极目标。还需通过科技创新手段和严格的管理机制,从源头上提升农产品的品质,打造绿色安全的食品品牌。如果仅仅做表面功夫,搭“花架子”,即便一时博得眼球,也只能是短命“网红”。


编辑丨俞菁


收藏:

直播 农村电商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每周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