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靠保护主义战胜亚马逊和Uber?这些印度公司想多了
文 / 茵陈 2016-12-15 17:24:33
过去数年中,印度经历了一轮国外资本的浪潮,但如今,电商平台Filpkart和打车软件Ola在面对国外巨头的激烈竞争时,呼吁印度政府保护本土创业公司。印度创业生态需要的真是保护主义吗?

电商在线 上周,印度商业新闻网站LiveMint报道称,印度电商平台Filpkart的联合创始人Sachin Bansal和打车软件Ola的联合创始人Bhavish Aggarwal向印度政府呼吁,称应该以“类似中国的方式”保护印度创业公司免于和国外对手竞争。


Bansal在印度卡内基举办的全球技术峰会上呼吁:“我们需要采取更加以印度为中心的监管方式。”他还表示:“我们需要告诉世界,我们需要你的资本,但不需要你的公司。”


而Aggarwal则在班加罗尔的一次讨论中抱怨:“市场被外国资本扭曲。”这并不是Ola首次对外国资本发言。上个月,Ola的首席运营官Pranay Jivrajka就曾表示:“印度的创业生态系统,迫切需要适当的监管,来遏制掠夺性定价和资本倾销。”


据报道,Bansal正与一些印度企业家以及有影响力的投资者一起,商讨创建一个代表印度互联网初创企业的利益集团,游说政府设立有利于印度公司的法律,从而在印度市场打压美国和中国的互联网公司。


flipkart-koZH--621x414@LiveMint.jpg

(图片来自LiveMint)


这两家公司在印度本土,都是它们各自领域的领头羊。而且,Bansal和Aggarwal都曾经嘲笑过亚马逊和Uber在印度的政策。


为什么他们现在热衷于寻求保护主义的政策?答案非常简单,那就是他们的主要竞争对手亚马逊和Uber,在印度的扩张速度超过预期,并有可能超过他们的公司。


Flipkart和Ola的融资估值困境


然而讽刺的是,Flipkart和Ola并不能算是“血统纯正”的印度公司。Flipkart的主要实体在新加坡注册,二者的多数股权都由国外投资者持有,它们名列印度三大外资背景的公司的其中之二。


大约四年半之前,Ola创始人Aggarwal和Ankit Bhati获得纽约的对冲基金老虎环球基金(Tiger Global Management)的500万美元投资。正是这笔投资激发了其他投资者的想象力,到目前为止,风投、对冲基金和战略投资者已经向Ola投资总计约12亿美元。


Flipkart的情况也类似,最初也是由老虎环球基金支持。自成立以来的十年中,它也已经获得了近30亿美元的投资,几乎全部来自国外投资者。


然而,这两家公司的经营都陷入了困境。据印度《经济时报》报道,Flipkart的在线业务去年亏损了230亿卢比,而Ola去年亏损了80亿卢比。而Livemint的报道显示,它们的上一次融资都在12个月之前,这在过去是非常少见的。


ola-keRF--621x414@LiveMint.jpg

(图片来自LiveMint)


此外,两者在估值方面都遇到了麻烦。


Flipkart上一轮融资是2015年7月,据当时的报道,其估值超过了150亿美元。然而自去年12月以来,它一直受到估值降低的困扰。今年11月,摩根士丹利将其目标股价下调为52.13美元,相比于今年6月的股价下调了38%。这是该机构在9个月内第四次下调这家公司的目标股价。


Ola的股价,在去年11月最后一次募集资金时约为50亿美元,但到了今年11月,据彭博社报道,这家公司在下一轮融资时估值可能下跌40%。


亚马逊和Uber在印度的快速进展,也使得投资者在将资金投向本土公司时更为谨慎,这引发了本土公司在估值和融资方面的恶性循环。


保护主义能帮助印度的创业生态吗


虽然Flipkart和Ola的两位联合创始人的意图都是为自己的公司谋求私利,不过他们的提议在印度创业生态系统中引发了讨论。许多人都私下向政府寻求保护,他们表示,即时通讯(Facebook拥有的WhatsApp)、社交媒体(Facebook)和搜索(Google)都被美国垄断。美国公司有高效而复杂的运作网络,而印度的创业公司则缺乏协作,由于利益分歧和内斗而陷入困境。


印度创业圈人士认为,让印度人的购物、旅游、通讯和其他个人数据被美国和中国公司掌握,会有潜在的危险。


然而,livemint的另一篇观点性文章认为,如果不是外国资本从10年前开始以风投的方式进入印度,印度也不会有如今充满活力的创业生态系统。在过去的数年中,印度的消费互联网初创企业在前所未有的国外资本浪潮中创造了许多新的业务。它们的成功鼓励许多国外消费互联网玩家到印度来开设商店,从而扩大了市场,拓展了消费者可用的服务范围。


Livemint的文章评价道,Aggarwal和Bansal的要求显然会损害消费者的利益,他们可能不在乎。但是事实上,受到更大损害的,是他们声称要保护的印度创业生态系统。即使在今天,印度超过80%的风险资本都来自海外投资者。Flipkart和Ola都是这笔资本流入的大受益者,并成长为令人钦佩的公司。他们必须允许其他人也从中受益,这样才是公平的。


《经济时报》则表示,如果Ola想要击败Uber,它应该更少关注外国资本,更多地关注它不及Uber之处——因为Uber的出租车有更清洁和更高效的声誉,他们的司机比Ola的更有礼貌,并经过更好的训练。


《经济时报》还表示,印度莫迪政府的“印度制造”计划已经离保护主义运动很近了,而非增加印度作为投资目的地的开放性和吸引力。中国大陆真正的成功原因是对外国资本而言可预见的能带来利润的商业环境,而非虚假的爱国主义。



收藏:

Flipkart Ola 保护主义 印度 编译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每周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