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宏非、吴国平都来站台,这个贩卖“生活之美”的电商平台何以拿到阿里投资?
文 / 何承轩 2017-03-07 14:36:19
它瞄准的是相对产量小、非标准化的手工产品甚至是难以定量的“体验”。

2015年底,《都市快报》前总编辑朱建决定辞职创业,获得来自阿里巴巴和杭报集团旗下上市公司华媒控股投资的2500万元天使轮资金。团队的合伙人还有曾任《舌尖上的中国》总顾问的美食作家沈宏非,运营、技术团队则来自淘宝食品和聚划算。


在一年多的筹备期内,团队改了无数次方案,最后决定做一个人格化的电商平台,来解决用户信任问题。严格遴选旅游、美食、文化等方面的资源,由具有独特知识和技艺的“发起人”提供体验课程、定制餐饮/民宿,或者是在平台上出售手作商品。


“24季私享家”上的发起人们


当你吃腻了工业化的食品,想找一些真正“手作”的良心产品时,可能无处寻觅;当有难得的空闲时间时,却也不知道该去如何消磨。


《都市快报》前总编辑朱建说,他发现身边有许多人都存在类似困惑,于是,他创立了一个名为“24季私享家”的电商平台,贩卖所谓的“深度生活体验”。


问题在于,谁会为这个想法付费?


“24季私享家”目前打算聚焦“中产家庭”,涉及旅游、美食、文化等方面的产品。在其App的界面上,分为“体验”和“商品”两个板块,由具有独特知识和技艺的“发起人”提供体验课程、定制餐饮/民宿,或者是在平台上出售手作商品。


其中的典型,如杭州花房餐厅主人“响马”发掘传统工艺再造的“虞府百年手工香肠”,曾得到《舌尖上的中国》总导演陈晓卿在微博上的推荐。在“体验”方面,则有诸如湿版摄影、旗袍定制、琉璃手作等内容,需要用户在App上付费,由“发起人”带领体验。


朱建称,“24季私享家”在近日算是正式上线,该平台此前已试运营近4个月,筹备一年有余。2015年底,朱建受到一位投资人启发,决定从体制内辞职创业,尝试做商业项目,并获得来自阿里巴巴和杭报集团旗下上市公司华媒控股投资的2500万元天使轮资金。在一年多的筹备期内,团队改了无数次方案,终于有了现在这样一个产品雏形。


目前,团队的合伙人还有曾任《舌尖上的中国》总顾问的美食作家沈宏非,运营总监何芬芳曾负责淘宝食品运营,技术总监曾是聚划算的技术架构师,也有部分成员来自已宣布停刊的《都市周报》。“24季私享家”已开通杭州和上海两个城市,接下来将按照城市来布局内容和资源。


左五为创始人朱建,右一、右三分别为外婆家创始人吴国平和知名设计师沈雷,是朱建好友也为公司顾问


用人格化背书,

做生活方式消费的集合体


看起来,只要是关于“生活方式”的产品和内容,都在“24季私享家”的考虑范围内。除了相对精致的食品和日用品外,也包括民宿预定、体验课程、定制餐饮等,只不过每个版块SKU都不多,像是杂糅了“Airbnb”、“Enjoy”和“在行”等平台部分功能的集合体。


朱建认为,“24季私享家”与其他平台的不同在于有更为严格的遴选,并用人格化、故事化分享的方式背书,来解决用户的信任问题,满足他们对于“信息真实”的需求。而取名“24季”,则是因为上架商品将以时令来更替,提供精选而且高流动性的SKU,缩短用户的决策时间。


“我自己是做新闻出身的。深恶痛绝的一点是,我们做新闻也很难做到真实,我希望这个产品还是有一些真实在里面。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觉得做这个东西和做媒体是一样的。”朱建说。对他而言,做这个产品也是为了解决个人问题:“五十岁之后,自己该干什么?”


在朱建看来,“24季私享家”主要是为了解决两个问题:家庭消费对食品品质和安全普遍都有更高的要求;现代生活“空心化”、娱乐方式单一,许多人不知道如何合理安排周末的时间,更不用说如何安排旅行了。 


对于前一点,一些生鲜食品电商平台也在做人格化背书的产品,比如一直力推“褚橙”、“李玉双大米”等产品的“本来生活”;对于后一点,“Airbnb”、“美团”、“周末去哪儿”等平台也在以不同方式试图解决这个问题。而以真实性、人格化背书的品质为落脚点的“24季私享家”,究竟能否如愿聚集起所谓“中产家庭”用户,来解决他们的需求,还有待验证。


另外,在定价策略上,似乎也能反应一定的用户偏向性:在该平台上的SKU定价大部分处在100-1000元之间,少量为0-100元或者1000元以上。定价目前完全由发起人自主决定。


介入供应链,

为非标产品做品牌


一方面,“24季私享家”在定价权上给了发起人极大的自由,另一方面,在一些无品牌、非标准化的商品引入上,该平台会一定程度上介入其供应链,比如对于手工酱油和散养鸡蛋,会协助办理食品安全准入资质、设计品牌内容等。


与同样瞄准中产人群,主打ODM模式的“网易严选”不同,“24季私享家”主要瞄准的是相对产量小、非标准化的手工产品甚至是难以定量的“体验”,把它用标准化的形式做成可体验的产品。而对于品质的把关,朱建承认,“前期需要我们反复体验,成本也比较高。”

作为他的好友,生鲜电商平台“花样菜场”联合创始人王永智(笔名:王五四)说:“我看到24季私享家在不断挖掘一些没有品牌的产品,赋予它品牌的概念,或者是想给原有的百年品牌打造一个生态。这也是一种商业模式。”


对于小众、精选的商品和体验,市场需求仍在。可以借鉴的是,2017年2月,同样位于杭州的匠人手作电商平台“东家”完成数千万元A+轮融资。而其对标的国手工艺品电商Esty,在2015已完成上市,不过在此之后,这个行业很少有新的创业公司出现。


问题也很明显,如Esty近年来一直面临资金匮乏的问题,无力快速增长,亚马逊在2015年推出的手工艺频道“Handmade”则始终不温不火。“Enjoy”、“Airbnb”在规模扩张之后,SKU也变得比原先庞杂许多。


“24季私享家”上的商品部分


可能的方向:

接入食品大卖家的高端产品


在一年多的筹备期内,朱建走访了许多互联网公司。在他看来,快速扩张不是“24季私享家”的要义,他想保持“小而美”的状态慢慢推进。可能最后还是会遇到这些问题:应该将哪些产品扩大规模?如何应对随之带来的弊端?还有没有其他有效的变现方式了?


对于具体的变现途径,“24季私享家”还没有非常明确的方案。除了平台自己挖掘的产品,朱建表示还会和淘宝、天猫平台上的食品大卖家合作:“他们在淘宝上卖的是爆款,但也有一些小众、高端产品通过其他渠道发售,我们可以接入进来。”


无论如何,这看起来仍旧不像是一个能做到足够高频的生意。朱建表示,佣金体系、产品包装,甚至是在App之外的线下资源,都是该平台未来考虑的营利方向。但目前的首要任务还是聚集更多符合平台调性的“发起人”和用户。


葡萄酒会员制电商“企鹅团”创始人王胜寒(昵称:“醉鹅娘”)曾经尝试过KOL电商,但并未获得成功。她告诉《天下网商》记者:“匠人精神确实可以用来为你的产品背书,但人们吃火锅肯定会首先想到海底捞这样的品牌,不会说我今天就是想去买一个匠人精神的东西尝尝,消费者的心理路径不是这样的,他不会第一个想到你。”


或许还有一条路径,像吴晓波频道电商业务“美好的店”一样,以内容引流,通过“书友会”这样的粉丝社群提高用户粘性、参与度和信任感。不过,“24季私享家”App本身不带有用户评论功能,朱建也表示曾经砍掉了“社区”板块,在之后公众号等渠道的内容运营上也不会直接引流来售卖产品。至于会如何做,朱建并未透露太多。


不过,“生活方式”实际上仍旧是一个大众、高频的话题,精品也不意味着小众。“24季私享家”是否能找到合适自己的道路,对用户的理解可能是关键。


来源:食品公社

作者: 何承轩

编辑:吴思凡

本文为食品公社原创,转载须经授权。



收藏:

24季私享家 品牌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每周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