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11跟访快递哥:16号最忙 月薪过万?
文 / 佚名 2015-11-16 00:00:00
“像打仗一样”“派都派不完”“千万不能爆仓”,快递员们零星的话语还在耳畔,此时属于他们的这场硬仗激战正酣……
11月10夜,11日凌晨,北京水立方内的天猫双十一晚会正将欢乐情绪推向高潮。

店家、买家、淘宝、京东、荧屏的光亮里,鼠标的点击声中,中国的电商、剁手党和程序员们正一同创造着新纪录——1亿、10亿、100亿……阿里巴巴的屏幕上翻滚着交易额。

尽管阿里支付系统据称每秒处理14万笔交易、8.5万笔支付,但朋友圈还是很快出现了“网络故障”、“支付失败”的截屏,几十分钟后,热度渐熄,有人道了声晚安,有人坚守,付完款再睡……

观察者网的探访正是从11月11日清晨开始的。

11月11日,7时45分42秒,成交额超417亿,已超过2014年美国感恩节购物线上交易总额。

“双十一嘛,是别人的双十一”

早秋的上海,天色阴沉青灰。韵达快递青浦总部外,高头大马的黄色集装箱网络车一字排开两列,绵延两百多米。观察者网编辑抵达时,厂区分拣流水线已经工作近一个小时了。尽管此时履带上的快递疏疏落落,但今天从全市抽调来的300多名员工都清楚,这是暴风雨前的平静。

挑高3层楼的扫描仓库内,一台6、7米高的自动化分拣机正在运作。地面上,十几个金属筐内里摞着等待扫描的快件,空气里有一股不易察觉的胶水味。四周穿着红黄工服的工作人员向我们投来好奇的目光,一位消瘦的小哥看到我们向他走来,先咧开嘴微笑了起来。

这位名叫周传涛的小哥是上海分拨中心操作部大笔组的组员,2012年进入快递行业。交谈中,他随意地报出几个数字,“去年双十一上海本地要处理140、150万件吧,我估计今年要到200万件。”他介绍,今天下午还好,但12、13两天,平时的休息时间都会被挤占。上海总部每天处理的快件将达到17-20万件。为此,他态度轻松:“习惯了”。

在我们聊天时,经过的工友喊他开工。陪同我们参观的人员催促他摆拍一下,小哥欣然爬上一米高的平台,“我平时的工作嘛,就是拿支笔这样写写写。”边写,他脸上还挂着笑容,“双十一嘛,是别人的双十一。”

韵达快递周传涛:双十一,是别人的双十一。

11月11日,9时00分,天猫数据统计中……

16日才是最忙的时候

早上九点快递员整装待发

上海胶州路圆通快递静安分拨中心,快递员们各自整理好自己的第一批快递,整装待发,虽然没有网络上热传的满载包裹的样子夸张,但对于不算强壮的快递员而言,这已经够多了。

分拨中心并没有想象中的繁忙。圆通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们,双11的快递还没到。接下来的几天,到11月16日周一才是最忙的时候。

雷开贵是此次观察者网跟访的主角。雷开贵,很中国的一个名字,湖北恩施人,小个子,年龄二十四五岁,尽管穿着工作服,但还是透出几分精神和帅气。

前一天晚上小雷发短信给我们的送件路线图是这样的:早上九点,公司出发到成都北路199号恒利国际大厦,路上大约15分钟,在大厦派件大约需要四十五分钟左右。然后在大沽路开始派件,大约一个半小时,然后结束回公司吃午饭。

粗看起来,一座大厦,一条路,so easy。当我们在电话里提出要坐出租跟着他送快递时,他笑着说,你肯定没我快!

没想到,第一步就被他说中了。从圆通静安中心出来,我们约好在恒利大厦见。还在半路上,小雷就发信给我们:我在恒利大厦26楼等你。一看表,9点15分,与小雷的预测一点不差。

等我们到恒利大厦26楼,小雷已经派出了两个快递。敲门、快递送到客人手上,签字,撕下回单出门,一边走一边掏出电子采集器,滴-滴-滴扫描信息入网,然后拉动着沉重的大包裹,坐电梯下另一个楼层。大多数楼层都有快件,嫌电梯太慢,小雷会拉起包裹直奔楼梯口,直接走下去。

新到一个楼层,大包裹都放在电梯间,这里也是吸烟区,烟民们在这里吞云吐雾,小雷自顾自弯腰搜集本楼层的快件。搜集完毕,迅速去找门牌号。

前台的小姑娘们,跟小雷看起来混熟了,都是面带微笑,有时候还要调笑一番,“某某某没来!”有时候,小雷也亲切地喊,“姐姐,来帮我签个字”。

小雷的手机里,至今还保留着与这些手捧玫瑰的前台小姑娘们的“七夕照”,那是圆通快递在七夕节搞的回馈客户送玫瑰活动中的合影。尽管已经有女朋友正在恋爱中,对小雷来说,这也是5年快递生涯中的趣事一桩。送快递不仅仅是送快递。

扯远了。小雷拉着包裹带在恒利大厦穿梭,楼梯间也有路人问,“双11的包裹已经到了?”“还没有”,小雷微笑作答,“过几天会陆陆续续到。”

“侬买了伐?据说系统都挤爆了。”两个人随即交谈起来。

“我没买。”看着小雷的大包裹,继续说,“我们中国人,买大东西可能买不起,这种日常消费还是没有问题的。”

双11的气氛在到处飘散。小雷说,圆通公司估计,今年的揽件量会是往年的三倍,所以光是静安分拨中心,就增加了10个业务员应对可能出现的快件大爆发。

11月11日,9时52分22秒,成交额超500亿元。

为了双11 带伤上班 送一个快递赚7毛

此时正是快递员外出派件的时间,韵达松江九亭分拨中心的仓库里,只留下几十个身穿便服、袖子上别着“临时工”标志的男男女女学着写分包袋。指挥他们的是一个26岁的安徽小伙陶云飞,皮肤黝黑,身高接近一米八,含胸站着,右手还缠着厚厚的纱布。古铜色的皮肤,小眼睛笑得弯弯的。

初中学历的陶云飞做快递也有5年了,这5年间双十一逐渐为人所知,物流行业的竞争日益白热化。陶云飞从快递员做起,如今已经成了九亭分部的行政人员。

韵达快递陶云飞:有一次,差点被揍了!

陶云飞回忆说,还记得2011年的,光棍节第一次带来快件的明显激增,“我们那时还不知道什么叫‘双十一’,就感觉像派不完一样”。我们问“有很委屈的时候吗?”他说“好像也没什么。”小眼睛又笑成一线,“哦!就是有一次差点被打了。”在陶云飞的语气里,还有些得意于这则江湖逸闻。

“他家住四楼,单元门开着,我就直接上了楼。因为没看见门铃,就敲了敲门。没想到他家是复式,主人在二楼没听见。”小陶重复“我真的没看到门铃。”跑下楼后,他打电话给对方,被告知在家,他满腹狐疑回到四楼,使劲敲了敲门,没想到开门出来的大个子上来就推开了他“你知道我家门多少钱嘛?!”

陶云飞顿了顿,“你看我的个子,我还要仰头看他,你就知道他有多高。”他后仰了身体,以示惊吓。“还好被他老婆劝住了,不然就要被打了。”我们问及手上的伤是怎么弄的,陶云飞有些不好意思:“自己弄的”。后来我们得知,他是9月末受的伤,还住了院,为了双十一带伤上班。

陶云飞带我们到二楼的总经理室,一百多平米的大办公室简单空旷。进门左手边是木沙发和茶海,沿着墙边停着一部儿童电动小轿车。右手边有张霸气的红木书桌,桌旁还置办了一台跑步机。九亭中心的邵亮经理显然是把半个家都安在了仓库里。

出身快递之乡的桐庐,高中毕业取得驾照后,邵亮就来到上海加入了快递业。2002年入行、2006年承包片区、2010年加盟韵达。眼前的他精瘦白净,十多年的奋斗能换来他这般成绩的人并不多,不知是时间久远还是个性腼腆,他说讲不出什么故事。“你们还是去找小陶吧!”

而这时候,小雷已经送完了恒利大厦的快件,一路上马不停蹄,没看到他喝一口水。眼看着包裹慢慢瘪下去,真替他高兴呢。没想到,小雷到停车库拿车时,轻描淡写地说,我去前面装货,你在外面等我吧。

10点左右恒利大厦出来,小雷在威海路装货,按送货地点分拣。

10点左右从恒利大厦出来,小雷又装了一车货,就这样,电动车又饱饱地被一箱箱快件装满了。

传说快递这年头也是高收入行业,我们试探着问小雷。小雷也不回避,“我好的时候一个月七八千。”这是一个高中毕业工作了五年的快递员的收入。

“一万多?承包了片区的快递员能挣这么多。”也就是说,上万高薪仅仅是那些快递头儿能赚的价。小雷还告诉我们他们的工资结构:送一个件7毛;收一个件,拿营业额的8%,如果一个快递件费用8元,快递员提成6毛4;其余为底薪,新来的快递员底薪一般3000多。

小雷对自己的工作很满足,他说,“这总比在工厂里干活强。而且,我从小在山里长大,小时候一直跟着爸妈在农田干活,习惯了在外面跑,自由。”

装好货,帮我们指了个捷径,小雷绅士地等我们先走,他的电动车这才嗖的一声远去。背影很熟悉,这是每一位勤奋的中国人都有的背影。

接近中午,大沽路沿街商铺,小雷的货快送完了。

11月11日,11时49分09秒,淘宝成交额超571亿,打破去年双11全天交易额纪录。

“上海阿姨挺凶的,不过也有热心人送我苹果。”
韵达松江九亭分拨中心的仓库里,陶云飞还在给临时工派活。刚才笑盈盈的他,此时板起了脸,“你、你、你,明天6:00能不能来?晚上10:00就能走。”“不行不行,你们一起来的几个不能在一组,否则一个不来别的都不来了。”他一转身,看到一个女工正踩着流水线履带翻入工作区,脸色阴沉下来“如果再让我看到一次,你就走。”

这时,前往韵达快递的观察者网编辑终于见到了今天的第一位派件员。相对于之前几位的热情,身板宽厚的31岁张新宇谨慎许多,他面容有些凶相,有些痞。他的家在离这里10分钟车程的九亭大街,老婆孩子都在上海。

韵达快递张新宇:下雨天没事儿,我把快递保护得好一点就行了。

我跟随他到食堂吃饭,四道菜,一大一小两个荤菜,外加两个素菜。张新宇一边嫌弃这活油水少,一边把回锅肉片拣到桌上。“双十一就是睡不好觉”他说,11、12点才能下班。“平时就怕雨天,快递湿了人家不要”,他扒了几口,碗就见底了,等他再盛一碗回来,又继续说“但是没事儿,我保护得好一点就行了。”

韵达快递松江九亭站点的午餐

张新宇的座驾是一辆三轮电动车,马力强劲,在一溜二轮电动车里显得“豪华”许多。同样入行2年多,26岁的浙江男孩邢蒋辉常常是“蹭”车送快递,和同龄的陶云飞不同,邢蒋辉还有些孩子气,吃着饭还不忘逗弄邵经理家的小孩。大家开玩笑叫他“九亭第一帅”。

“我感觉上海年纪大的阿姨挺凶的”话还没落地,邢蒋辉又换了调门,“不过有一天下雨,我也不知道她是不是上海阿姨。她亲自走到楼下来拿快递,还递给了我两个苹果。”邢蒋辉五根手指朝上,比出了一个苹果的底部,“我就拍了张照片,还发了朋友圈。”我们想象中的“风雨快递”冷不防被他的开朗笑容冲散,你不由得去想象,这个大男孩发出那则朋友圈时是怎样的欣喜?

韵达快递邢蒋辉:我给苹果拍了照,还发了朋友圈。

11点左右,静安区的大沽路上,小雷双11的第二个快递片区。这一片是住宅区,快件主要分布在高层住宅楼,以及街道两旁的商铺。住宅楼属于配送难度较高的区域,因为可能家里没人,老的住宅小区又没有电梯,还要跟保安搞好关系。

刚开始做快递的时候,小雷说,自己还是个未满十八岁的孩子,也没有钱,骑着自行车送快递,进小区停车,保安就会来问,“你这个小朋友有什么事?”或者,“车不要停在这里”的批评。

“别人不熟悉,你做什么都不对。现在都熟悉了,他们也不管了。”小雷边走边说。

楼道里,也会碰到同行,信息互通有无,“706没人,708也没人!”我心中一惊,感叹幸亏上海是个安全的城市。

一座大厦一栋住宅楼跟下来,我们已经跑不动了,就在路边等着小雷,顺带看一下包裹。临近中午,大沽路沿街商铺是派送的最后一站了。看着小雷从这一跑到那一家,这条路马路两旁全是银杏树,路边饭店超市整齐的排成一排,天气不错,风景不错。正好饥肠辘辘,那些户外的休闲桌椅似乎在等我们去坐下来饱餐一顿呢。按照前一天晚上说好的计划,等小雷跑完请他吃饭,边吃边聊以完成我们的探秘计划。

不过,小雷还是婉拒了。“快递回单要马上送回去,还是回公司吃吧。”

哦,忘了,这是双11。剁手党的狂欢,快递员最忙碌的日子。

下午1点第二批快递到达,等待派送。

11月11日下午13点,2015天猫双11交易额达到605亿元。

月入破万?不可能!

下午一点多,当我们即将离开韵达时,原本三米多宽的通道边,已经有双十一货品抵达。邢蒋辉送我们到楼下,在陶云飞“赶紧赶紧赶紧”的催促声中,匆匆忙忙地走了。

观察者网的第三站,是申通快递松江总部。大门口竖起了一块崭新的招聘牌:“16-45岁,下班就发工资,每天12小时,包工作餐。”

通快递松江总部前的临时工招聘光告

我们刚走进门,联系人的李姐就从右手边大食堂的窗口探出身来挥手示意。食堂里已经坐了几十个穿橘色背心的临时工。

李姐给我们找来了两位快递员,娃娃脸的戴浩忠和面容沧桑的何永辉。两位都已逾而立之年,戴浩忠初中毕业,何勇辉高一就辍学出来打工。

戴浩忠十分健谈,入行10年,从摩托车到小面包车,黑峻峻的手比脸粗糙许多。他把孩子留在了盐城老家,因为在上海读到6年级还是要回家。

戴浩忠:上海来再多快件,也没问题!

听到我们搜寻送快递中碰到的趣事糟心事,戴浩忠马上接话说,“委屈的事儿?上个月我还碰到过一次。”此时的他,谈起往事眉飞色舞,看不出太多不悦。

戴浩忠派送的区域分布着不少厂商,这天出来签收的是这个公司的领导,“他就这么一划,划破了两层快递单。”他擎着的手在空气中划出一道弧线“我和他解释,这样草签,万一出麻烦没法证明签收,让他好好签字,没想到他说不要了。”戴浩忠于是开车就走,不料对方稍后又要回快件,可临到签字,又是一笔划破两层快递单。他重申自己已经尽力解释,但接下来发生的事出乎大家意料,“他躺倒在我车前面,威胁我不让我启动。”戴浩忠也觉得有些好笑,只是一个签名就闹了35分钟,直到保安出面劝解才勉强和解。

“我也遇到过好心人”,戴浩忠说,“几年前,有一次摩托车在一个偏僻的地方抛锚了,车上还有一堆快件。”既怕丢件,又急需找来修车人,他陷入了两难。“我知道如果耽误一会儿,肯定会有很多电话来催。”这时,保安大叔出来解了围,“我以为他是坐在门卫间里,顺便帮我看一下,没想到他是站在我车旁边帮我看着。”戴浩忠抿了抿嘴,对于不时会和保安起冲突的快递员而言,无助时的点滴善意就让他铭记至今。

旁边的何勇辉一直沉默着,不时点点头。我们把话题带给他时,脸上的皱纹便生动起来,他想了一会儿,“其实还可以,有一次去揽件,电话里谈好了价格,我过去之后,他又讨价还价。”何勇辉双手交叠放在桌上,始终有些拘谨,“他非要寄,我说你钱给的不够,其实我们也不会在意你会不会选择别家快递,钱少了没法寄,现在快递已经成本那么低了,对不对?”他问我们。“我就有点气,说了一句‘你没钱寄快递就不要寄’,后来就没寄成。”

何勇辉:我就有点气,说了一句“你没钱寄快递就不要寄”,后来就没寄成。

“我还是觉得,互相之间缺少理解”,戴浩忠接过话茬,“就像我开始几年不太高兴上楼送快递,主要是因为丢了一件,如果客户不愿意私了,公司一件就要罚我们1000元,相当于一个多礼拜的收入呢。我自己的快递包就被偷过,小偷还勒索我5000块。我们有个快递员摩托车都被偷过。”我们问“不是说双十一传说月入能破万?”他笑了,“不可能。”

走出我们进行采访的食堂,外面集装箱车密集起来,戴浩忠陪我们参观了分拣流水线,此时的履带上,快递已经叠放起来。“大家普遍认为快递这行素质比较差,其实我们就是比较直。”戴浩忠突如其来的率直,让我们有些尴尬,安慰着他说“没有没有”,但不得不承认,这句话多少命中了我们的成见。

一天的采访即将结束,戴浩忠主动要求送我们去地铁站。此行在他的信心满满中画上句号。“我觉得上海来再多件我们都能应对。我们有经验了,上海硬件软件都是最好的。绝对不可能爆仓!”

11日晚20点10分,阿里成交额已达777亿,阿里800亿的目标已是囊中之物。

观察者网分派而去各网点的编辑已离开了各网点,双十一第一波快件潮正涌向各站点。早晨7:00工作完12小时的人员已经在回家的路上。第二班人马接力进行着分拨、扫描、搬运,这样的工作将彻夜进行。

12日晚00:00:00,天猫成交额定格在了912.17亿元。

买家与卖家的双十一已经落下帷幕。夜色浓稠,天空开始飘起细雨。“像打仗一样”“派都派不完”“千万不能爆仓”,快递员们零星的话语还在耳畔,此时属于他们的这场硬仗激战正酣……
收藏:

双11 快递 韵达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每周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