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里来的年轻人 把货卖给了全世界 | 探访跨境电商第一村
文 / 陈之琰 陈坤荣 2017-01-25 14:06:32
把这里打造成“跨境电商第一村”的不是政府部门,也不是生于斯、长于斯的高桥村村民,而是一群外来者。

义乌高桥村,电商村,这里百分之六十以上的商家都是从事跨境电商,沿街店铺清一色是国际快递物流。.jpg

义乌高桥村,电商村,这里百分之六十以上的商家都是从事跨境电商,沿街店铺清一色是国际快递物流。


图/陈坤荣 文/陈之琰


高桥村,这个位于浙江省义乌市城区“北大门”的小村庄,从2016年起用一种颇为自信的口吻喊出了“跨境电商第一村”的口号。


走在村里,最显眼的主干道是物流专业街,清一色的境外物流代理商依次排开,店门的玻璃和外墙上印着UPS、DHL、Fedex等物流公司的logo。即便是俄罗斯、阿拉伯国家,也有特定的物流专线,主管进出口包裹的浙江邮政义乌分公司也在此地。


把这里打造成“跨境电商第一村”的不是政府部门,也不是生于斯、长于斯的高桥村村民,而是一群外来者。


2010年,完成旧村改造的村庄里,建起了小楼,村民梦想变成房东,以此为生。然而,随着实体经济的低迷,不少小厂搬迁,村里楼房大量空置,村内产业结构亟待改造。随着越来越低的房价,一批带着电脑、网线的外来年轻人改变了这个村庄的样子。到2015年,在村里的干部们对辖区内电商商户做摸底调查时,发现有大量的包裹寄往国外,继而产生了上文那个响亮的名字——“跨境电商第一村”。


来自山东菏泽的“80后”赵玉龙就是其中之一。


17日,赵玉龙在义乌和厂家讨论玩具生产,赵玉龙在高桥村做跨境电商,对日本主营箱包、鞋类、服饰和玩具。.jpg

1月17日,赵玉龙(左二)在义乌和厂家讨论玩具生产。


2010年,当高桥村的村民搬进旧区改造完成的新家时,赵玉龙则刚从日本留学回国。半工半读的生活给他留下的印象更多是辛苦,他回到山东老家,跟着从事建筑行业的亲戚做起了工程——一种从未想到过的“不体面的辛苦”。


“工程车投资了几十万,在工地上干活危险系数特别大。车容易坏,每天钻在车底下,脏兮兮的,更要命的是修车的成本。”一年后,赵玉龙来到义乌,进入一家外贸企业,接触到跨境电商,“干了一段时间发现,好像我自己也可以干嘛!”


2012年,凭着自己曾留学日本的经历,赵玉龙和朋友一起成立公司,在日本的电商平台上卖起了服饰、箱包、鞋子。


赵玉龙在日本电商平台的店铺页面。整体风格很日系。.jpg

赵玉龙在日本电商平台的店铺页面,整体风格很日系。


“公司的好多员工都有在日本留学、工作的经验,会说日语是这里的必须。”赵玉龙介绍,“店里的这些照片都是专门找日系模特拍的,想让那边的消费者觉得更容易接受嘛。”


每天早晨一到公司,赵玉龙和公司里那些日语客服们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回复消费者的邮件。一位客服人员说,日本客人给评价都很实在,“好评、差评都会写一大堆”,而常问的是产品材质、尺寸和到货时间等。


白天,赵云龙到公司第一件事就是开电脑回顾客邮件,日本人购物一般用邮件咨询。.jpg

日本人购物一般使用邮件咨询。


“根据快递的不同,客人拿到包裹的时间也会不同。一般来说,一周内我们的快件都可以到达日本了,快的话,三天就行。”采访赵玉龙时正逢年关,一些工作人员已经踏上回老家的路,而还在公司的员工们,则必须趁放假前的几天,抓紧把过年关休息前的订单全部发出。


赵玉龙说,由于日本平台的规定,由于春节放假,从1月17日起他店里的产品就必须下架休店,直到新的一个农历年后上班后再重新开店上架。


17日,赵玉龙的员工在打包快件,准备发往日本。.jpg

赵玉龙的员工在打包快件,准备发往日本。


17日,工人将快件搬上货柜车。.jpg

工人将快件搬上货柜车。


下午是赵玉龙和员工最忙碌的时刻,核对发货信息、打包快件,17日一共发了一百多个快件。.jpg

下午是赵玉龙和员工最忙碌的时刻,核对发货信息、打包快件,17日一共发了一百多个快件。


回想起2011年时离开山东来到义乌,赵玉龙有些庆幸自己的选择。


“这里和老家还是很不一样,进货、物流都方便很多。”背靠“世界超市”义乌,年收入过百万的赵玉龙则将自己的进货渠道扩大到了全国。“义乌的小商品,河北的包,台州、福建的鞋子,广东、杭州的服饰,我们自己有加工工厂,还有一半以上的产品是全国各地的工厂代加工的。每个地方的厂家有他们不同的优势,我们就根据消费者的需求去选择。”


赵玉龙的跨境电商生意让自己在赚到钱的同时也拜托了那种不喜欢的“不体面”,也给这些代加工厂家带去了全球的生意,“很多给我们生产的工厂以前就是给国内生产,现在他们也把货卖到国外去了”。


赵玉龙代工厂展示的出口玩具。.jpg

赵玉龙代工厂展示的出口玩具。


做熟了服装、鞋包的生意,赵玉龙打算拓展情趣制服、cosplay等在日本有更大市场的产品。“这些商品重量小、利润高,更为适合跨境电商。”赵玉龙说。


经过三年的实践,赵玉龙在日本跨境电商方面多少有了心得。比如,日本消费者对产品质量的要求比国内消费者更高,“一些便宜的东西,国内消费者卖到发现有瑕疵可能也会接受,但是日本消费者会很不客气地留差评。”


赵玉龙有一次看到一封差评里说赫然写着“日本也有百元店,那么便宜的东西也从没有次品,你们居然卖次品”。后来赵玉龙对厂家的要求也提高了,他们给我们出的货,必须有复检、查验的过程。


渐渐地,他也开始考虑打出自己的品牌。在赵玉龙给国内厂商把产品卖到国外机会的同时,他也把自己置身于全球化的商贸竞争之中。


“平台上有很多日本卖家卖的东西也是从中国进口,但他们就可以卖更多的钱,因为他们有品牌、有服务,而中国卖家就只能拼价格。现在,我们就开始改进包装、品牌、服务,希望未来能和他们更好地竞争。”赵玉龙说。


夜幕降临,各个快递点迎来了一天最忙的时刻,联捷货运,员工在仓库内整理快递,仓库内以小包居多。1.jpg

高桥村里,夜幕降临,各个国际快递点迎来了一天最忙的时刻,联捷货运,员工在仓库内整理快递,仓库内以小包居多。


收藏:

跨境电商;义务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每周热文